新闻

【大马最离奇凶杀案】美女蒙古女郎阿旦杜亚「炸尸命案」终于有人出来道出实情!巴拉苏巴马廉作出坦白的宣誓,原来案件的实情是这样的!

蒙古女郎炸尸命案成为上至政府下至百姓最关注的社会事件,如今巴拉苏巴马廉 Balasubramaniam 道出所有实情的全部,原来当中的故事那么复杂!

2006年11月6日,马来西亚雪兰莪州一个偏远的森林,有人发现一些尸体的碎块立刻报案。报案人绝对没有想到,他发现的这桩谋杀案竟轰动了整个马来西和远方的蒙古国。

这块毁尸灭迹的现场,是一片广阔的黄泥地,地势崎岖地形隐密。警方抵达案发现场,在逾8小时的搜索行动中,收集到40多块的头骨碎块、一条脊椎骨、头发、头皮和一些碎肉,部分更飞弹至离炸尸位置的30英尺外,可见炸药威力相当猛烈。炸尸的位置更留下一摊苍蝇围绕、发臭的黑色污渍。案发的草地并没有被大幅烧焦的痕迹,因此推断死者是被人以站立方式捆绑在树上,然后才系上炸药将尸首炸碎。罪犯炸尸时懂得将炸弹电线系在尸身4个部分,包括头、胸、臂及腿部,务求将尸体炸至稀烂彻底毁尸灭迹。由于手法极度残忍且十分纯熟,再加上罪犯使用的炸药竟是军警常用来开山辟路的C4炸药,不由得让警方怀疑是同僚所为。

曾受过专业军事训练的警方特种部队人员涉及罪案,令警队高层震惊。嫌疑犯所在的特别行动组(俗称飞虎队)是由马来西亚警队的精英分子组成,每名成员都曾接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。特种部队训练时常有用到炸药,但有关的炸药却不易被带离军火库。

被逮捕的这名在特别行动部队担任要职的警官,在同事及上司的眼中,是一名能力强的警员。据认识他的人士透露,这名警官曾协助侦破国内数宗重大的案件,同时也常出国保护政要。而嫌疑犯巴京达的身份地位更是让马来西亚举国哗然,此案成为上至政府下至百姓最关注的社会事件。

▼我,巴拉苏巴马廉(Balasubramaniam a/l Perumal)是成年的马来西亚公民,诚恳地做出以下宣告:

1. 我在1981年加入大马皇家警察部队,成为一名巡警。之后,我晋升为巡伍长,最终在1998年从政治部离开警队。

2. 离开警队后,我成为一个独立私家侦探。

3. 大约在2006年6、7月,阿都拉萨巴金达(Abdul Razak Baginda)雇用我10天,负责每个工作天从早上8时至下午5时,在其坐落在安邦路的天然胶大楼(Bangunan Getah Asli)办公室,负责保护他的安全。他当时显然受到第三者的骚扰。

4. 我在工作两天半后就辞职了,因为我没有获得任何妥当的指示。

5. 不过,阿都拉萨在2006年10月5日重新聘用我,他当时显然收到一名华裔、自称陈姓助理警监男子的骚扰电话,他威胁阿都拉萨,要后者还债。我后来发现,这名男子其实是一名称为洪(Ang)的私家侦探,他受雇于一名蒙古女郎阿旦杜亚(Altantuya Shaaribuu)。

6. 阿都拉萨巴金达担心,是一名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在背后威胁他,而且将在不久后来马,同时企图联络他。

7. 阿都拉萨告诉我,他担心的原因是,有人曾劝告他,阿旦杜亚已经获得蒙古“巫师”的法力,所以他绝不可以再见到她的脸。

8. 当我询问这蒙古女郎到底是谁,阿都拉萨告诉我,她是一名朋友。阿都拉萨通过一名重要人物而结识她,这名人士要求阿都拉萨在经济上照顾她。

9. 针对自称为陈姓助理警监的华裔男子的恐吓电话,我劝他向警方报案。不过,他拒绝了,他告诉我,其中涉及了一些大人物。

10. 阿都拉萨继续告诉我,阿旦杜亚是个大骗子,有轻易说服别人的本事。她据说有很大的金钱需求,而阿都拉萨甚至为她在蒙古买了一栋房子。

11. 之后,阿都拉萨让我听她的一些电话留言,这些留言中,阿旦杜亚要求他还清已到期的债务,否则将对他不利,并且骚扰他的女儿。

12. 如此一来,我也需要同时保护他的女儿罗薇娜(Rowena)。

13. 在2006年10月9日大约早上9时半,我接到阿都拉萨的一通电话。他表示阿旦杜亚已在他的办公室,同时要求我马上到他的办公室。由于我正在进行监视工作,我因此派遣我的助手苏拉斯(Suras)到阿都拉萨巴金达的办公室。我随后才过去那里。苏拉斯成功控制状况,同时说服阿旦杜亚和随行的两名朋友离开。不过,阿旦杜亚留下了一纸便条,便条纸源自马来亚酒店,她用英文写,要求阿都拉萨通过她的手机联络她(其上有电话号码),她也写下了她的房间号码。

阿旦杜亚自我介绍“阿米娜”

14. 阿旦杜亚向苏拉斯自我介绍是“阿米娜”(Aminah,译注:阿旦杜亚的别称),并且表示,她到来是为了探视自己的男友阿都拉萨。

15. 不过,这3名蒙古女郎在翌日中午12时左右,再度造访阿都拉萨在安邦路天然胶大楼的办公室。他们没有进入该大楼,不过却再次告诉苏拉斯,他们要见阿米娜的男友:阿都拉萨。

16. 2006年10月11日,阿米娜独自造访阿都拉萨的办公室,同时交给我一张便条,请我转交给阿都拉萨。我也照做了。阿都拉萨巴金达给我看该便条,她基本上要求他马上致电。

17. 我建议阿都拉萨,如果阿米娜继续骚扰他,安排把阿米娜逮捕是比较明智的做法,不过他却拒绝了,认为一旦她的钱用光,她就会返回蒙古。

18. 在此同时,我也安排苏拉斯在马来亚酒店展开监视,监控这3名蒙古女郎的动向,不过她们认出了苏拉斯。显然她们跟苏拉斯交了朋友,有几个晚上,他更在她们的房间过夜。

19. 当阿都拉萨发现苏拉斯和阿旦杜亚逐渐熟络后,他叫我把他从马来亚酒店中拉出来。

20. 在2006年10月14日,阿米娜前往阿都拉萨位于白沙罗高原的房子。我当时虽然不在场,但是阿都拉萨通过电话告知我此事,我于是马上赶到他家。当我一抵步时,我发现阿米娜在该所房子前的篱笆外高喊:“拉萨,你这混蛋,快给我出来”。我于是试图稳住她的情绪,但是却不可行。我惟有报警,警方后来派出两辆巡逻车到现场。我向警方解释了当时的情况,警方于是把阿米娜带到十五碑的警局。

21. 我乘一辆德士,跟随警车前往十五碑警局。我叫阿都拉萨和他的律师迪仁(Dirren)向警方投报此事,但被他们拒绝。

22. 当我在十五碑警局时,阿米娜的私家侦探洪忠明先生(Mr.Ang)也随后抵步,我们相互讨论此事。他们要我向阿都拉萨提出一些要求,包括支付他们50万美金和3张飞往蒙古的机票,这显然是在巴黎交易中,至今还欠阿米娜的佣金。

23. 阿米娜在这阶段已经冷静下来了。十五碑警局的一名女警劝告我离开该地,并友善地解决此事。

24. 我接着把阿米娜的要求,转告了阿都拉萨,并告诉他,我对于他们刚才没有支持我报警一事,感到失望。我们讨论良久,我向他提出我希望退出这份工作。

纳吉说阿米娜愿意进行肛交

25. 在讨论过程中,阿都拉萨为了说服我继续留下,告诉了我以下这些事情:

25.1 他是在新加坡的一个钻石展上,通过拿督斯里纳吉的介绍,认识了阿米娜。

25.2 拿督斯里纳吉告诉阿都拉萨,他曾跟阿米娜发生过性关系,而后者也愿意进行肛交。

25.3 拿督斯里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米娜,因为他现在已贵为副首相,他不希望再被阿米娜所骚扰。

25.4 拿督斯里纳吉、阿都拉萨和阿米娜3人,曾经在巴黎共进晚餐。

25.5 阿米娜要阿都拉萨支付她一笔钱。阿米娜认为,她有权获得一笔50万美元的款项,作为她在巴黎协助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佣金。

26 在2006年10月19日,我到阿都拉萨位于白沙罗高原的住家,执行我的夜班工作。我如常地把我的车子泊在屋外。我看到那里有一辆黄色的普腾将相(Proton Perdana)德士,车上有3名女人,其中一人是阿米娜。那辆德士U转后,在屋前停下,那些女人把车窗绞下,并祝我“屠妖节快乐”。然后,那辆德士驶离该地。

27 大概20分钟后,那辆德士驶返,但车上只剩下阿米娜1人。她步出德士后,走过来向我谈话。我发送了一则手机短讯给阿都拉萨,通知他“阿米娜在这里”。我过后收到阿都拉萨的回复短讯,他指示我“拖着她,直到我的人马到达为止”。

28 在我和阿米娜的谈话中,她告诉了我以下事情:

28.1 她是在新加坡和拿督斯里纳吉一起时,认识了阿都拉萨。

28.2 她曾经跟阿都拉萨和拿督斯里纳吉,在巴黎共进晚餐。

28.3 她曾被承诺,可获得一笔总值50万美元的佣金,作为在巴黎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酬劳。

28.4 阿都拉萨曾经在蒙古买了一所房子给她,不过她的兄弟后来把房子重贷(refinance)出去,她需要一笔钱来赎回房子。

28.5 她的母亲患病,她需要钱来支付母亲的治疗费用。

阿米娜曾在韩国和拉萨结婚

28.6 她曾在韩国和阿都拉萨结婚,因为她的母亲是一名韩国人,而父亲则是蒙古人和中国人所生的混血儿。

28.7 她询问我,如果我不允许她会见阿都拉萨,是否能代为安排,让她会见拿督斯里纳吉。

29. 我跟阿米娜谈了大概15分钟,过后一辆红色的短尾普腾赛佳(Proton Aeroback)抵达该地,车上载有1名妇女和2名男子。我现在知道这名女子就是

伍长罗哈妮扎罗斯兰(Rohaniza),而两名男子则是阿兹拉(Azilah Hadri)和西鲁(Sirul Azahar)。他们当时都身穿便服。阿兹拉当时朝我走来,而另两人则呆在车内。

30. 阿兹拉问我,那名女子是否就是阿米娜。我回答说“是的”。过后阿兹拉就走开了,并用手机拨打了几通电话。10分钟后,另一辆车子,一辆蓝色的普腾赛佳缓缓驶抵。该辆车由1名马来男子所驾驶,司机座的窗口已经绞下,而那名司机正望着我们。

31. 阿兹拉告诉我,他们将会带走阿米娜。我通知阿米娜,他们要逮捕她。另外两人然后离开红色的普腾汽车,交换座位,让一巡伍长罗哈妮查和阿米娜坐到后面,而他们俩则坐在前面。他们开车离开,而这次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阿米娜了。

32.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,阿都拉萨并不在家。

33. 2006年10月19日以后,从晚上7时至翌日早上8时,我继续在阿都拉萨坐落于白沙罗高原家里工作,因为他继续收到一名称为“艾米”(Amy)女子的恐吓短讯。艾米显然是“阿米娜”在蒙古的表妹。

34. 2006年10月20日,阿米娜的两名女性朋友出现在阿都拉萨的家里,询问阿米娜的下落。我告诉她们,她已经在之前一晚被逮捕了。

35. 过了几个晚上后,这两名蒙古女子、洪忠明和另一名称为“艾米”的蒙古女子出现在阿都拉萨巴金达的家里要找阿米娜,他们相信阿米娜被囚禁在那里。

36. 这引起了一阵骚动,我因此报警。警方不久后开着一辆警车抵达。另外一辆警车随后也到来,他是来自金马警局的警官,负责调查这些蒙古女子之一,我相信是艾米,所投报的失踪人口案。

37. 我打电话给当时在家里的阿都拉萨,通知他前门所发生的状况。他后来致电给慕沙沙菲里副警监(Musa Safri),然后再回电给我,告诉我慕沙沙菲里将打电话到手机,并且要我将手机交给该名来自金马警局的警官。

38. 我之后就在我的手机接到了慕沙沙菲里打来的电话,我将手机交予该名来自金马警局的警官。他们的对话大约有3至4分钟,之后探员叫那些女子离开,并且在明天去找他。

39. 2006年10月24日,或者前后,阿都拉萨指示我陪同他到十五碑警察局。他接到劝告,针对这些蒙古女郎的骚扰向警方报案。

40. 在此之前,艾米曾传短讯给我,跟我说她将跟蒙古领事一起到泰国,针对阿米娜的失踪进行报警。显然她也将同样的短讯传给了阿都拉萨。这是为何他告诉我,他受人劝告去报警。

41. 阿都拉萨告诉我,慕沙沙菲里副警监指示他去找一个依德里斯(Idris)副警监,他是十五碑警局的刑事部主任。依德里斯后来又要他去找东尼(Tonny)助理警监。

42. 当阿都拉萨在十五碑警局,当着东尼助理警监的面前完成报案后,后者要求他录取口供,不过阿都拉萨拒绝了,因为他要出国。不过,他答应准备一份书面口供,并且将一个拇指碟(thumb drive)交给东尼助理警监。根据东尼助理警监给我的说法,我知道阿都拉萨没有这样做。

43. 不过,东尼助理警监在隔天反要求我提供口供,而我也这样做了。

44. 我在2006年10月26日停止跟阿都拉萨打工,而在同一天,阿都拉萨一个人离国前往香港。

45. 2006年11月中,我接到东尼助理警监的电话,他从汉都亚路(Jalan Hang Tuah)的警察总部打来,要求我为阿米娜案去见他一下。当我抵达那里,我马上在刑事法令第S.506非法恐吓条款的罪名下被逮捕。

46. 我随后被关到牢房内,准备扣押5天。在第3天,我获得保释。

47. 2006年11月底,警察总部的D9部门派探员来到我家,并且将我押送警察总部。当我抵达时,我被告知我已经在刑事法令第S.302谋杀条款的指控下被捕。我被关到牢房内,准备扣押7天。

48. 我被转送到武吉啊曼,我在那里接受盘问,他们问我关于一则阿都拉萨在2006年10月19日达传给我的短讯。这则短讯写着“拖延她,直到我的人抵达为止”。他们显然从阿都拉萨的手机拿到这则短讯。

有关纳吉的口供详情全被剔除

49. 他们接着连续7天,每天从早上8时半至下午6时不断地录取我的口供。我告诉他们我所知道的一切,包括阿都拉萨巴金达和阿米娜所告诉我的一切,关于他们跟拿督斯里纳吉(Datuk Seri Najib Tun Razak)的关系。不过,当我准备签署我的口供书的时候,这些详情已经被剔除。

50. 我在莎亚南高庭对阿兹拉、西鲁和阿都拉萨巴金达的审讯中提供了证据。检控官没有问我关于阿米娜跟拿督斯里纳吉的关系,或者我从慕沙沙菲里副警監所接到的电话,而我相信,他是拿督斯里纳吉和/或他太太的随扈(aide-de-camp)。

51. 在阿都拉萨被捕当天,在凌晨6时30分时,我与阿都拉萨,身处其律师的办公室,阿都拉萨告诉我们,在前一日傍晚,他已经向纳吉发了一则短讯,因为他不相信他将会被逮捕,但是却并未接获任何回应。

52. 过了不久,在早上7时30分,阿都拉萨收到纳吉的短讯,向我和其律师出示有关短讯。有关短讯写着,“我在今早11时见过总警长,问题将会被解决…保持冷静”。

53. 据我所知,阿都拉萨於同一天早上,在其位于安邦路的天然胶大厦被捕。

54. 这份法定宣誓书的目的是:

54.1 针对有关当局的阿旦杜亚命案的调查手法表示我的不满。

54.2 提醒有关当局,除了这三名被告之外,极有可能还有其他的人涉及蒙古女郎命案。

54,3 敦促有关当局马上重新开启针对蒙古女郎命案的调查,以便任何新的证据能够提呈上庭。

54.4 强调我作为一名曾经服务长达17年的马来西亚皇家警察成员,我很肯定,若之前没接获来自上司明确的指示,任何一名警员都不会对一个人的头部开枪或炸毁他们的身体。

54.5 我也关注,若在阿旦杜亚案中被提控谋杀的被告阿兹拉及西鲁不必自辩论的话,他们将不必宣誓或供出究竟是从何接获命令,以及究竟是谁下达命令给他们。

55. 我是根据1960年宣誓法令作出宣誓,并相信这份宣誓书的内容是真实的。

巴拉苏巴马廉 2008年7月1日

【大马最离奇凶杀案】美女蒙古女郎阿旦杜亚「炸尸命案」终于有人出来道出实情!巴拉苏巴马廉作出坦白的宣誓,原来案件的实情是这样的!
Loading...
Click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Most Popular

Loading...
To Top